推广 热搜: 科研  疫情  确诊  膏药生产  膏药生产(慈安堂)  新冠  病例  货架  肺炎  隔离 

楚天龙客户都是大牌 盈利质量差

   日期:2020-05-23     来源:国际金融报    
核心提示:随着支付宝、微信等线上支付方式的盛行,人们对于银行卡的需求正在逐渐降低。近期,有一家制作借记卡和信用卡的企业楚天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楚天龙”)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中小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7839.3115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需要指出的是,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邮储银行等皆是楚天龙的客户。

随着支付宝、微信等线上支付方式的盛行,人们对于银行卡的需求正在逐渐降低。

近期,有一家制作借记卡和信用卡的企业楚天龙股份有限公司 下称“楚天龙” 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中小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7839.3115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

需要指出的是,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邮储银行等皆是楚天龙的客户。

知名客户一堆

据了解,楚天龙是一家多领域高端智能卡及配套软件、智能终端设备、数字档案、应用平台系统及安全解决方案的提供商,主要从事智能卡的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主要产品为以金融社保卡、 标准银行IC卡等为代表的金融IC卡, 以通信卡、交通卡等为代表的非金融IC卡,以及相关卡品的个人化等数据服务。

从业务上看,楚天龙主要拥有智能卡、智能终端、软件及服务等业务。其中智能卡主要包括金融IC卡 如借记卡、信用卡等 和非金融IC卡 如SIM卡、ETC卡等 。

2017年-2019年 下称“报告期” ,智能卡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87635.79万元、93942.64万元、10.2亿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93.8%、92.94%、86.31%,为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

需要指出的是,楚天龙智能卡中的金融IC卡的产品单价在持续下降,已从2017年的6元/张下降至2019年的4.9元/张。

购买楚天龙产品的客户皆为“航母级”的知名客户,如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邮储银行等。

Choice金融终端显示,截至2020年5月18日收盘,A股总市值最高的十家企业分别为工商银行、贵州茅台、建设银行、中国平安、农业银行、中国银行、招商银行、中国石油、中国人寿、五粮液。其中市值最高的四家银行皆是楚天龙的客户。

数据来源:Choice金融终端

拥有这么强大的客户阵容,楚天龙仍然会保不住业绩,2018年的利润同比出现大幅下降。

报告期内,楚天龙分别实现总营业收入9.37亿元、10.11亿元、11.8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588.23万元、5805.85万元、1.27亿元,其中楚天龙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下降了42.64%。

对赌协议

目前,楚天龙正在申请上市的途中,但公司控股股东与实控人与其他股东之间还存在对赌协议。

据了解,楚天龙成立于2002年,由楚天龙实业、香港恒晖出资设立,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郑州翔虹湾持有楚天龙54.87%的股权,为其控股股东,同时,郑州东方一马是郑州翔虹湾的一致行动人,持有楚天龙7.91%的股权。

需要指出的是,郑州翔虹湾是陈丽英、毛芳样和苏尔在共同控制的持股平台,郑州东方一马是陈丽英、毛芳样和苏尔在、郑州翔虹湾共同控制的持股平台。同时,陈丽英、毛芳样、苏尔在、苏晨为亲属关系,具体为:毛芳样为陈丽英、苏尔在的外甥,为苏晨的表兄;陈丽英为苏尔在的弟媳,为苏晨的母亲;苏尔在为苏晨的伯父。

因此,楚天龙的实际控制人为陈丽英、毛芳样、苏尔在和苏晨四名自然人。

历经了10多年的发展,楚天龙曾多次进行了增资,其中有几次增资,楚天龙的控股股东和实控人与对方签署了对赌协议。

2017年,康佳集团、鹏汇浩达、兴港融创、鼎金嘉华、郁玉生、挚佟投资、民生投资、滨海五号先后入股了楚天龙,且均与郑州翔虹湾、郑州东方一马、陈丽英、毛芳样、苏尔在签署了对赌协议,其中包括了利润实现与分配、合格上市、股权回购等事项。

根据协议约定,上述对赌协议自楚天龙向中国证监会申报首次公开发行材料之日起中止,自中国证监会审核通过楚天龙上市申请之日起终止。

令人疑惑的是,康佳集团、鹏汇浩达、兴港融创、鼎金嘉华、郁玉生、挚佟投资、民生投资、滨海五号均是在2017年入股楚天龙,而根据上述的财务数据,楚天龙2018年的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了42.64%。

同时,《国际金融报》记者查询发现,自康佳集团、鹏汇浩达、兴港融创、鼎金嘉华、郁玉生、挚佟投资、民生投资、滨海五号入股楚天龙以来,这些股东持有楚天龙的持股数量均未发生变化。

那么,2018年,楚天龙控股股东和实控人与上述投资方签订的对赌协议是否涉及到股份回购等事项?对赌进展及结果如何?若涉及股份回购等事项,为何投资方的持股数量均未发生变化?是否存在其他的隐藏协议?

盈利质量差

记者还发现,楚天龙应收账款变现的能力弱于同行。

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楚天龙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34950.32万元、43394.79万元、52664.66万元,分别占当期资产总额的24.65%、30.02%、35.13%,也就是说,应收账款是楚天龙占很大比重的资产。

在上述时间段,楚天龙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2.49次、2.4次、2.3次,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3.86次、3.93次、4.45次。

可以看出,楚天龙应收账款的变现能力始终低于同行平均水平,且持续下降,而同行却持续升高,两者差距扩大。

同时,楚天龙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在持续下降。

报告期内,楚天龙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24641.68万元、10521.69万元、647.7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83.79%。

结合上述楚天龙的净利润情况,就有了个疑问,为何2019年楚天龙多赚近7000万元的情况下,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却较2018年减少近1亿元?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更多>同类行业市场

推荐图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我要推广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免责声明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沪ICP备20004911号